影山飞雄

我全心全意地爱着日向翔阳。

[只是一连串的偶然]五


.
最近芦屋的手上总是会出现许多伤口,都是些很小的口子,不怎么流血,但有点刺痛。

“你是不是身体机能出什么问题了?”

禅子听完他的抱怨后思索了一番,最终得出这么个结论。

“是吗,我最近吃得挺好的啊。”芦屋疑惑地看着自己的右手,有些自虐似的摧残着其中一个伤口。

“……谁管你吃得好不好了,要是吃得好身体就能健康的话还要医生干嘛?”

“也是哦。”

“总之先不管,应该过一段时间就会好的。”

禅子擦干洗完手后残留的水珠,对着镜子整理了下头发。

一股冷气袭来,芦屋不由得打了个哆嗦。

“好像下雨了。”

“嗯。”

“明明早上还好好的。”

“要防患于未然啊。”

“虽然不知道什么意思,但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。”

“防患于未然的意思是在不好的事情发生之前就提前加以预防。”

“哦,这样啊。”

“所以我带伞了。”

“那我跟你一起回去吧。”

“随便你。”

禅子转身坐在了椅子上,然后拿出手机开始摆弄起来。

“你在干嘛?”

“回消息。”

“谁的消息?”

“一个很烦的人。”

“哦……是吗。”

等到最后一位客人离开,木村他们收拾了一下店子后也便各自回了家。芦屋和禅子是一路的,因为他们俩家的方向都相同。

由于身高的原因,伞是芦屋来打。禅子带来的伞不是很大,芦屋很绅士地把伞倾向了她那边,但也因为这样自己右边的肩膀湿了一大片。

这里离家还有段距离,两人打算坐出租车回去。

下雨的时候是出租车生意的高峰期,他们站在路边等了很久也没有等到一辆空的出租车。

“待会我付钱。”芦屋突然开口。

“嗯。”

禅子拨开贴在脸上的湿发,轻轻地应了一声。本来她是打算AA的。

雨势越来越大,街上来往的车辆速度比平时快了很多,大概是赶着回去。禅子今天穿着白色的休闲裤和灰色运动衫,车辆经过她身边时溅起的泥泞沾到衣服上,这使得她的心情十分不爽。

“出租车怎么这么难等?”

“嘛,毕竟雨天等的人多。”芦屋对着自己的右手哈了口气,因为举伞举得太久,他的手臂都有点僵硬了。

“我们刚才要是坐公交现在早到家了。”

“但是公交太挤了,何况还是下雨天。”

禅子无力地叹了口气,正思索着要不要干脆走回去算了的时候,一辆红色的车停在她面前。然后车窗摇下,探出一颗带着笑容的脑袋。

“哈喽,小姑娘,要载你一程吗?”

车内蓝色头发的人大大咧咧地笑着,露出浅浅的虎牙。

禅子沉下脸来,带着怨念的眼睛幽幽地盯着他。你才是小姑娘,你全家都是小姑娘。

“不用了,我们身上都是湿的,会弄脏你的车子。”

“那种事情没关系的啦,快点上来吧,你应该也想快点回家吧。”立法催促着。

芦屋见状小心地询问着:“那个……禅子?要不要……”

“上吧,反正也等不到车。谢谢你了,大叔。”

“大叔……”立法感觉身体里某个部分好像碎掉了一样。

“我也谢谢了,请问你叫什么名字?”芦屋问。

“叫我立法就行了。小禅子,你家住哪里?”

小禅子?芦屋感到有些疑惑,怎么觉得他们好像关系很好的样子?

“别那样叫我,很恶心。”

“小禅子好过分……”立法撒娇似地埋怨了一句,声音听的人心痒痒的。

“我为什么会觉得自己像个电灯泡……”芦屋心想。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TBC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评论(1)

热度(1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