影山飞雄

我全心全意地爱着日向翔阳。

【A—Z微小说】[B]

*bailer*委托人

安倍最近接到了一份工作,要求将一条看起来像是蛇的妖怪送回隐世。而委托人,竟然是那个五岁小鬼。

“安倍先生,救我……”

芦屋有气无力地看向安倍,声音已经虚弱到如同蚊子的嗡嗡声了。安倍皱眉,生气地朝芦屋大吼:“你这臭小鬼到底是怎么回事,隐形麻烦制造机吗?”

“不是的,安倍先生,是这家伙自己……我什么也没干,它就缠上我了。我去哪它都跟着我,连洗澡上厕所都跟着我,睡觉也不让我好好睡,虽然没有之前被毛茸茸缠身时的不适感,但真的很烦啊,我已经受不了了,安倍先生,救救我吧……”

安倍死死地瞪着芦屋,拼命忍着想揍人的冲动,芦屋被盯的不好意思,默默地将头别到一边。

安倍走到那妖怪跟前,用尽量平和的语气请求道:“从这家伙身上下来吧,我会送你回隐世的。”

“不要。”

那妖怪想也没想就拒绝了。

“……”

安倍没想到会是这样的回答,便询问道:“为什么不要?”

“就是不要,我就是要缠着他。”

妖怪的回答让在场所有人都惊了,而我们的芦屋此时内心是崩溃的,为什么,为什么局面会变成现在这样……
之后的几天,无论安倍和芦屋两人怎么劝,那妖怪就是不肯回隐世,非说要缠着芦屋。于是在一个中午,安倍终于忍无可忍,直接一把抓住芦屋的肩膀,朝他身上的妖怪大声说道:“听好了,这家伙是我的人,你这样缠着他,我很困扰。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自己的东西被别人霸占了,谁都会生气的吧。”

“诶?安倍先生……东西什么的……我不是……”

“我知道了。”那妖怪平静地说道,“我会离开这家伙的。”

这一回答让在场的人都愣住了,纷纷惊讶着这妖怪突然之间居然变得这么好说话,于是也都忽略了刚才的对话里弥漫着的暧昧气息。

那妖怪凑到安倍耳边,悄悄地用只有两人听得到的声音说道:“不用点强制手段还死不承认,死别扭狂。”

“啊?”它在说什么?那妖怪没有理会安倍的疑惑,跟物怪庵道过别后便回到了隐世。安倍又懵了,那家伙,认识物怪庵吗?

最后我们的安倍先生还是没有明白妖怪对他说的那番话是什么意思,自然也不清楚当时物怪庵的卷轴上那高高竖起的大拇指的含义。

评论(1)

热度(5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