影山飞雄

我全心全意地爱着日向翔阳。

【A—Z微小说】[F]

*fate*命运

背景:芦屋初次遇见毛茸茸不幸被缠上的时候

“加油……芦屋花绘,你可以的,你的努力神明会看到的。加油,离学校只有很短的一段距离了,撑过去,你所期待的高中生活,就要来临了……”

路上的人们不约而同地纷纷看向一个拄着棍子,走路颤颤巍巍,嘴里还自言自语的人。只见那人穿着校服,正一步一步极其艰难地走向学校,然后,在到达校门口的同时,倒下了。

“诶?!怎么回事?”

“怎么倒下了?”

“快点送去校医室吧。”

“同学,你还好吗?同学?”





芦屋醒来时,自己正躺在校医室的床上。

“啊嘞?怎么回事?”

“同学,你醒了啊。”

“诶……?怎么……”

“你在校门口晕倒了,有人把你送到校医室来了。”

“这样啊……对不起了。说起来,我得快点去教室了。”

“啊,那个的话,已经放学了哦。”

什么?放学了?芦屋惊讶地看着校医室的老师,差点哭出声来。他芦屋花绘万分期待的高中生活的第一天,居然……是在校医室度过的?!

不甘心啊!!





第二天。

“嗯……”

“同学,你醒了啊。”

芦屋瞪大眼睛,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一切。他竟然又晕倒了,又被送到了校医室睡了一天。

卡密撒嘛!不带这么玩的。



第三天。
“同学,你醒了啊。”
“……”
居然又……



第四天。

“同学,醒了啊。”

“……”



第五天。

“同学……”

“啊啊啊!!!”

真是够了!他期待已久的高中生活,居然就是在校医室里度过这一天天吗?不行,他要去教室,要开始他的高中生活。



于是,这一天,芦屋醒来得很早,至少学校还没有放学。

“哟西,就是现在。”

芦屋步履蹒跚地走出了校医室的门,天知道仅仅这么短的一段距离,就差点要了他的小命。

芦屋扶着走廊的墙壁,气喘吁吁。

“为什么……非就要缠着我……”

意料之中的,没有得到肩上白色怪物的回答。芦屋觉得自己的腿开始站不稳,身体渐渐向前倾倒……

“撕拉——”

清脆的撕裂声响起。

“遭了!”

弄坏了贴在墙上的宣传。

“有胶布什么的吗?”

芦屋打算将宣传重新粘好,却发现自己的意识越来越模糊,最后“咚”地一声倒在了地上。




“好重啊,这怪物又变大了。感觉,身体好沉……好想吐……这怪物对我做了什么?头好晕……感觉整个人都不是自己的,怎么回事……我会死吗?就因为这怪物?啊……当初不该碰它的……”

芦屋走在路上,身体状况极差的他已经分不清自己说的那些话究竟是自己在想的,还是在碎碎念了。

“啊……对不起……”

似乎撞到人了,芦屋一下子被撞倒在地。好累……根本没力气……起不来……干脆就这么晕过去吧……

安倍看着被自己撞到在地的人,心情很复杂。

他这是晕过去了吗?

他的肩上好像有什么……是妖怪吗?总之,先送去医院吧。真是的,居然碰上这种麻烦事。

“出来吧,物怪庵。”

安倍将地上的人连拖带拽好一会,甚至踢了两脚,总算是拉进了物怪庵。进入物怪庵后,缠在芦屋身上的妖怪瞬间减小了体积,离开了他。

意识尚存的芦屋只感觉身子一轻,难受的感觉消失了,身体恢复了原样。他睁开眼睛。

“啊咧……这里是……”

“什么啊,醒了。”

“诶……?”

芦屋看向声音源头,一个金发男子正看着他。他坐起来,开始打量这个地方。这里是……茶室?啊咧?那个怪物没有缠着我了……谁干的……难道是那个金发男子?他把怪物从我身上除掉了……是他救了我?

“那个,谢谢你救了我。”

“啊?”

“真的谢谢你,你真是个心地善良的人。”

“哈?”

“是你吧,是你救了我。谢谢……真的谢谢。这些天来,这个怪物一直缠着我,害的我不能过上我想要的高中生活,害的我的身体一天比一天差,害的我……我差点还以为我会死……”

芦屋越说越委屈,甚至最后哭了出来。

“谢谢你……真的谢谢你……如果不是你,我……”

他在说什么?安倍困惑地看着眼前哭的一塌糊涂的奇怪的人。为什么要谢谢他?他做了什么吗?怪物是什么?那个小毛球吗?难道说这些天他一直被妖怪缠身?

“那个……”

“请务必让我报答你,这位先生。”

“……?”

“你救了我一命,我一定要报答你。有什么我可以做的,请务必告诉我,我什么都答应你,只要我能做得到。”

芦屋一脸认真地看着金发男子,语气坚定,不容置疑。
安倍有些惊讶地看着他,半饷,他指着角落里的小毛球问芦屋:“你能看见它吗?”

“啊……能啊。”

能看见妖怪吗……安倍陷入了思考。

“你,叫什么名字。”

“芦屋花绘。”

安倍听闻一震,芦屋……

“既然你什么都能答应,那就来给我打工吧。”

“没问题!那个……打工,需要做些什么呢?”

“除妖。”

“除妖?”

“对,就像它那样的。”安倍指着小毛球解释道。

“诶?!!!不是吧?像这样的恐怖生物吗?要我去除妖吗?我能做到吗?万一又被缠上了怎么办?会有生命危险吗?”

“芦屋,你很吵。”

评论

热度(4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