影山飞雄

我全心全意地爱着日向翔阳。

【A—Z微小说】[E]

*earl*伯爵

“伯爵大人,晚会在两个小时后开始。”

芦屋捧着一套礼服,小心翼翼地递给安倍。安倍接过礼服,漫不经心地对着镜子整理自己的头发。

“你先下去,待会我自己换上。”

“是,伯爵大人。”

芦屋退出安倍的房间,开始和其他人确认起今晚的行程。

“司机不能来了?为什么?”

“好像是身体的问题。具体不太清楚。”

“真是的,这个节骨眼上掉链子。”

“怎么办?谁来当司机?”

“我来吧。”芦屋对其他人这么说道,“你们几个去确认其他流程,我去停车。”





“芦屋。”

“怎么了,伯爵大人?”

“今晚的司机怎么是你。”

“原来的司机身体出了问题。”

“什么问题?”

“不清楚。”

“……”

安倍不再说话,转过头静静地看着窗外驶过的风景。





晚会结束已经过了很久了。芦屋已经等了安倍二十多分钟,却还是不见他的踪影。

“伯爵大人呢?”

“他和安琳小姐一起回去了。”

芦屋驱车回到家,在大厅里发现了坐在沙发上喝茶的安琳小姐。他走上前去,彬彬有礼道:“安琳小姐,您好,非常抱歉,刚才伯爵大人的身体出了些问题,可能没有办法与您‘聊天’了。而按照伯爵的意思,您不能在这里留寝了,真的非常抱歉。请允许我开车送您回去。”

“啊……这样啊,好吧。”

“谢谢您的配合。”

芦屋送安琳小姐回家后再返回去时,在大厅里碰见了脸色不善的安倍。芦屋做了个深呼吸,壮着胆子走上前去。

“伯爵大人。”

“谁让你送她回去的。”

“伯爵大人,您是有身份的人,不能随便带女士回家过夜。”

“是吗?那也用不着你来管。”

“伯爵大人,请您洁身自好。”

“洁身自好?你管的还真宽啊,我洁不洁身跟你有关系吗?你是喜欢我吗?”

“当然不是。”

芦屋反驳道,但悄悄红起来的耳后根却是被安倍看了个遍。安倍好玩地看着眼前这人的反应,内心开始盘算起来。

“那你就没必要管我了吧,再者我父亲也没有吩咐过你这些,别再多管闲事了。”

“……”芦屋这下是彻底没话说了,只能在心里默默憋屈。

“去给我准备热水,然后帮我洗澡。”

“啊?”

“啊什么啊,让你去就去。”

“是。”





安倍坐在浴缸里,芦屋则在他的身后给他搓背。安倍发誓,他不用回头也知道身后的人是什么表情。

真是有趣啊……

安倍闭上眼,脑海里浮现出攻略芦屋的整套计划来,等着吧,这个人,他迟早会拿下。

评论

热度(4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