影山飞雄

我全心全意地爱着日向翔阳。

【A—Z微小说】[H]

*haunch*腰

我们来打一个赌。你绝对不知道芦屋的敏感点在哪里。我数三秒,三,二,一。时间到。猜出来了吗?对没错是腰,但是我们可怜的安倍先生却不知道(废话这种事只有本人知道)。

于是,你猜到我接下来要说什么了吧?猜不到也没关系,反正你很快就会知道了。

这天(别管哪天)芦屋发现了一个致命的问题:他的腰痛。

然后他花了整整一天时间来思考:我为什么会腰痛?我知道头痛代表身体不适,牙痛代表有蛀牙,胃痛代表饮食不规律,那么腰痛代表什么?腰在怎样的情况下会痛?会痛多久?难道是我昨晚梦游的时候不小心撞到腰了?这到底算是痛呢?还是说算酸痛?腰痛能治好吗?怎么治?为什么非得是腰痛?为什么其他地方不痛?腰痛是病吗?反正不管是不是病,痛起来要人命倒是真的。所以我们可怜的花绘小姐(误),这一整天都不能弯腰了。

最要命的是,当芦屋放学后打开教室的门时,看到的却是悠闲地喝着茶的安倍和他亲爱的毛茸茸。

“芦屋,等你好久了。”

“砰”地关上门,芦屋痛心疾首地对安倍说道:“安倍先生,我说过好多次了,找我的时候要提前告诉我,你这样我很困扰的。”

“有什么关系,先不说那个,坐。”

安倍伸出手,一副“请”的样子。

“……”芦屋纠结地看着安倍,欲言又止。他真的不想告诉安倍他腰痛坐不了,那样的话绝对会被嘲笑死的吧。

“怎么了?坐啊。”

“不……那个……安倍先生,还是算了吧,我站着就好。”

“哈?为什么?怕我给你的茶里有毒?”

“不!不是的……不是那回事。”

“那是怎么一回事。”

“那……那个……”

芦屋整个人纠结得都快变形了,果然还是告诉他比较好吗?

“那个……我……我腰痛。”

“……就这样?”

“什么叫就这样啊?安倍先生你很过分诶。”

安倍无奈地叹了口气,他不该高估这个小鬼的,满脑子天真想法的人又怎么会去怀疑别人给他的茶里是不是有毒呢。

“伊月哟,芦屋腰痛的话你帮他按摩不就好了。*罒▽罒*”

“物怪庵?”

“你在说什么鬼话啊物怪庵,要我给这个小鬼按摩还不如干脆让我吃一斤卷心菜。”

“安倍先生,你真——的——很过分诶。”

“伊月哟,你随便按两下就好了,这样芦屋肯定就不疼了。(๑•̀ㅂ•́)و✧”

“不……如果安倍先生给我按摩的话,估计十条命都不够用的。”

“你说什么?臭小鬼。质疑我吗?”

安倍恶狠狠地瞪着芦屋,这个小鬼居然敢怀疑他的技术,他好歹也是会按摩的人。

“不……我的意思是,安倍先生不会按摩,而且也不是很喜欢我,如果安倍先生来给我按摩的话……”

“我确实不喜欢你,但我会按摩,这点我要说清楚。”

“诶?”

安倍会按摩?那个满脸“我不高兴”的安倍晴斋会按摩?打死毛茸茸他也不信。

“安倍先生……你……确定?”

“啊?那是什么表情?想让我现场证明给你看吗?”

“不……不是,我没有要质疑你的意思。”

“少说谎了!你脸上都写着‘我不相信’了!”

“不……并没有!”

“芦屋!给我坐下!”

“诶?”

“我现在就证明给你看!”

“诶诶?!!”




“……安倍先生,可以了,够了。”

“啊?明显不够吧,才按了两下。”

“但……但是……”很痒啊滚蛋!那里可是他最敏感的地方。

“嗯……安……安倍先生,真的够了……再这样下去……”他会疯的啊!他现在已经完全感觉不到痛了,相反的,身上有一股奇怪的感觉正在流淌。不妙了,得赶快停下来,不然的话……他有种不祥的预感。

“啊……安倍先生!”

“嗯?”

“……安倍先生真是个大笨蛋!”

“哈?你又在发什么神经?”

“才不是发神经呢!安倍先生什么的最讨厌了!”
.
.
.
.

此篇又名:物怪庵的助攻日常

评论(3)

热度(5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