影山飞雄

我全心全意地爱着日向翔阳。

【A—Z微小说】[O]

*owe*欠……债

五月份的空气微凉,安倍紧了紧身上的外套,手上捧着的鲜花所散发出来的香气时不时会占领他的鼻腔。太阳很高,光也很亮,但就是感觉不到丝毫的暖意,安倍此时的身体已经被从脚底窜上来的寒气所侵占,他无法自控地在发抖。

好冷。他有一瞬间觉得心脏都被冻住了。不过怎么可能呢,心脏永远都是温热的。

紫别苑8区13号。芦屋就在那里。

“芦屋,我来找你讨债了。”

安倍放下鲜花,自顾自地坐了下来。互搓着自己冰凉的双手,放到嘴边哈气。

“喂,芦屋,天冷了啊,不知道多穿点吗?一天到晚都不知道要照顾自己,你是五岁小孩吗?”

“也是啊,小鬼就是小鬼,永远长不大。”

“喂,小鬼,我到现在也还是物怪庵的庵主,物怪庵它很想你,我们经常会聊起你。立法现在不会再给我推荐奉公人了,不过他还是一样的嗜烟好酒,妹控这点也还是一点长进都没有。司法到现在也还是天天吃素,说真的,我看着都觉得寡淡。我把你给他取的外号告诉他了,他还挺喜欢‘五郎号’这个名字的。行政没什么好说的,就不提了,我和他见面的次数也不算多。”

“河源也有在好好经营着龟药堂,除了总是想拿我的眼睛去制药这点我很不喜欢外,她这人我也不讨厌。弥彦总是时不时地来找我玩捉迷藏,一玩就是好几天,说实话,真的很累。禅子继承了父亲的神社,她真的很喜欢这份工作。”

“还有小毛球,它怎么也不肯回隐世,所以一直跟在我身边。”

“你很想它的吧。你们平时都是一直黏在一起的,你还很喜欢拿它当枕头,我一直都很好奇你怎么没把它压死。”

“喂,芦屋。”

“喂!芦屋?”

“喂……芦屋……”

“你怎么不说话?”

“你好久都没和我说过话了,也不联系下我,知不知道我很想你啊。就算我平时对你很凶,你不在了我还是会想的。”

安倍伸手抚摸着墓碑上笑得开心的照片,胸腔一窒,原来不是假的……心这种东西,真的是会痛的。不是那种像被撕裂般的痛,是那种看不见摸不着的,弥漫全身的无力的痛。就连具体是哪里痛都搞不清楚,无从寻求病源,无法对症下药。

“喂,小鬼,回我话啊。”

“喂,五岁小鬼,别装死啊。”

“喂,里面那个幼稚的五岁小鬼,你还欠着我的债没还呢。”

评论(5)

热度(4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