影山飞雄

我全心全意地爱着日向翔阳。

【短篇】这是一个反攻成功的故事


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发现一个真理,绝大多数耽美小说都是以小受为重心来写的。

这是因为大多数小受都很弱,能让观众更有带入感,从而发出一种“没想到开始的情况会发展成这样,真是世事无常啊”的感叹。(我瞎编的)那么我们这篇文章也会毫无疑问地以安倍为重心来写啦!(对没错这是一个反攻的故事)以下正文:

.
安倍最近有一个烦恼。他在计划着要反攻。

但安倍内心其实是纠结的,为什么他的反攻对象会是那个五岁小鬼啊!感觉就算反攻成功了也不会有什么成就感的样子。不如说自己是受这点本身就是个打击人的事实,被芦屋攻了这种事真的很容易让人怀疑起人生啊。

“好不甘心……”

要是个强势的人攻他还能勉强接受,但是那个软绵绵的一天到晚制造麻烦的芦屋……他下定决心要反攻的人居然是这样的,立法知道了不得把他嘲笑死。

“物怪庵,你知道反攻的方法吗?”

“伊月为什么会问我这种事♪(^∇^*)”

“因为你看起来很懂的样子。”

“没错,我确实很懂~( ̄▽ ̄~)~”

“反攻这种事,首先体力要比对方好,这点伊月没问题,然后就是,在亲密接触的时候不能先败下阵来,不然就会被攻了哦´∀`”

“原来如此,我一直都是先败下阵来的那个啊。”

原来你一直都不知道啊……

“还有一定要强势哦^ω^”

“强势?”

“没错,强势,想着一定要压倒对方﹋o﹋”

“我是这么想的。”

“才不是呢,伊月你每次都是接个吻就有些神志不清了,而且花绘只要摸你两下就浑身都软了╮(╯_╰)╭”

“是这样吗……”

“我怀疑根本就不是花绘太攻,是伊月太受了,他不得不攻=_=”

“我受?!”

“还是诱受(~ ̄△ ̄)~”

“……我知道了,会尽力的。”

“顺带一提,花绘的腰很敏感哦(*/ω\*)”

“你怎么知道?”

“你猜Ծ ̮ Ծ”

—————第一次划分割线有点小紧张—————

“安倍先生,怎么了。”

芦屋有些不自然地开口,打从他进到物怪庵来到现在,安倍就一直盯着他。

“芦屋,过来。”

安倍招手意识他靠过来,芦屋站起身,刚走到他旁边就被一股力量推到在了地上。

“安倍……先生?”

“今天我要在上面。”

“诶?可以是可以,但是为什么……”

“铃铃~~~~”风铃声响起,两人转头看向物怪庵的卷轴。

“伊月哟,花绘好像在你的便当盒里加了卷心菜的样子-(¬∀¬)σ”

“是吗?”

安倍起身,拿过便当盒打开一看,还真有。

“芦屋……”

“还有哦,他还说伊月挑食,伊月才应该是五岁小鬼。”

桥豆麻袋!芦屋怎么不记得自己说过这种话,还有那个卷心菜是谁放的啊?

“还有哦,他好像还擅自推掉了一个委托人的委托,说你太累了不能做太多工作~_~”

“哈?!你这个五岁小鬼!擅自做什么主张啊?”

芦屋表示懵了逼了,合着你们这是联合起来一起整我还是怎么滴,尽说些子虚乌有的话。

“不是,安倍先生,我……”

“伊月,虽然说花绘也是为你好,但是做出这样的事来,是不是给点惩♂罚比较好呢Ծ ̮ Ծ”

“是啊,那你今天就给我在下面吧,芦屋。”

“诶?!”

为什么芦屋总有种上了套的感觉?他现在逃还来得及吗?

后面的故事请自行想象

那么问题来了,
这究竟是芦安的粮,还是安芦的粮?

评论(7)

热度(5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