影山飞雄

我全心全意地爱着日向翔阳。

【短篇】关于毛球总攻的话题讨论

之前看到有人站毛球总攻

于是这个人成功地引起了我的注意

.
一群人在讨论中……

芦屋:“毛茸茸?!她们认真的吗?”

安倍:“这世上的奇葩还是很多的。”

立法:“嘛,很正常,还有人说我单恋伊月的呢。”

安倍:“……好恶心。”

立法:“你这么说我很伤心的。”

物怪庵:“他们大概是觉得毛球化成人形后是个大帅哥吧,毕竟这种反差萌很受欢迎Ծ ̮ Ծ”

芦屋:“不……我觉得这不太可能。”

安倍:“何止是不太可能,根本就没有这种可能性。”

河原:“为什么?我觉得很好啊,我站毛球×花绘。”

雫:“我也是,我站花绘总受。”

芦屋:“关我什么事,话说为什么我会是受。”

安倍:“你哪里像攻?”

禅子:“花绘攻不起来呢。”

立法:“万年小受。”

芦屋:“好过分!我也是能攻的好吗?我黑化起来你们这群人我瞬间秒。”

安倍:盯———

立法:盯———

河原:盯———

雫:盯———

禅子:盯———

物怪庵:(不明白为什么但是也)盯———

芦屋:“干嘛这么看着我啊,我们不是在讨论毛球总攻的话题吗?”

安倍:“比起这个,你是总受这点才是毋庸置疑的吧。”

立法:“呆萌受。”

河原:“小白受。”

雫:“纯洁受。”

禅子:“炸毛受。”

物怪庵:“万年总受*罒▽罒*”

芦屋:“……你们够了。”

安倍:“话说回来小毛球的配音是女的吧。”

禅子:“是吗?”

安倍:“嗯,好像还是个萝莉。”

河原:“萝莉?”

立法:“话说伊月,你是怎么知道的。”

安倍:“芦屋之前跟我讲他听过小毛球说话。”

立法:“毛球说过话?说的什么?”

安倍:“阿里嘎多。”

芦屋:“当时我还以为是安倍先生在说话。”

安倍:“我怎么可能跟你说‘谢谢’。”

禅子:“就我一个人在意花绘是怎么把小萝莉听成安倍的吗。”

物怪庵:“你不是一个人๑乛◡乛๑”

河原:“你不是一个人。”

雫:“你不是一个人。”

立法:“我不是很在意诶,因为伊月……”

安倍:“立法!!闭嘴!”

禅子:“为什么不说完?”

河原:“超好奇。”

雫:“伊月怎么了?”

物怪庵:“这是伊月不能说的秘密哦≧∇≦”

芦屋:“秘密……难道说安倍先生你,其实是女的?!”

安倍:“你又想死了是吗?”

立法:“怎么可能呢,你想多了。”

禅子:“话说我们是在讨论毛球总攻的话题吧。”

河原:“瞬间真相。”

雫:“老是跑题也是够了。”

立法:“我很期待毛球化成人形后是什么样子呢,应该要么是个萝莉,要么是个帅哥。”

物怪庵:“同觉得( ̄⊿ ̄)”

禅子:“赞成。”

立法:“但是,毛球总攻这个观点我不赞成。因为我可是要攻芦屋君的人。”

安倍:“你说什么?”

河原:“我好像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话。”

雫:“我好像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话。”

物怪庵:“我好像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话( •̀∀•́ )”

禅子:“啊咧,这空气中弥漫着的酸意是怎么回事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毛球内心:欺负我不会讲话。不过,站我总攻的人,我看好你们。


你们有没有注意到芦屋每说一句话安倍都是第一个接的(你们当然注意不到)

评论(21)

热度(6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