影山飞雄

我全心全意地爱着日向翔阳。

【短篇】活在大纲,死在开头

这是两个写手之间的爱(sè)情故事

前方核能级ooc

.
“卧槽又卡了!!”

芦屋双手抱头仰天长啸,惨烈地悲吼道。

“你别每次都大惊小怪行不行?吓死我了。”

安倍不满地抗议着正在上蹿下跳抓耳挠腮的芦屋,他看动漫看得好好的,就被这突如其来的惨叫给吓了一跳。

“呜呜呜——斋碳,不开心,要抱抱——”

“别用那么恶心的名字叫我。”

“啊!!!不甘心啊!我都写了那么多了,明明一路上写得好好的,不过是稍——微走了一下神,结果就写不出来了!”

“谁让你写文的时候走神的。”

“我只是想看看我写了多少,就往前面翻了一下,然后当我再写的时候就发现结果又江郎才尽了啊!!卡密撒嘛!你不爱我了吗!”

“心疼一秒,来,到哥怀里来,给你治愈一下。”

“呜呜呜——就知道斋碳对我最好了。”

芦屋哭着扑倒在安倍怀里,像只猫一样拼命蹭了蹭他的胸膛。

“你别用这么别扭的姿势成不成。”

“哪别扭了。”

芦屋抬头看他,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姿势有多暧昧。

“你说呢?你知不道你现在的姿势特别适合做那档子事?”

“哪档子?”

芦屋愣了几秒,反应过来后瞬间邪恶起来。

“哦哦——我们的安倍先生又想着那种事呢。都说男人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,没想到还真是。”

“滚你丫的,你不是男的啊。”

“我是不是男的有什么关系,反正我不用。”

芦屋凑到他的下巴那里,一下一下地呼着热气。

“你该不会是起反应了吧?”

“怎么可能!”安倍瞬间炸毛。

“来让我检查一下。”

芦屋的手不安分地伸到下身的部分,安倍赶紧阻止了他:“你再摸就真起反应了。”

“有什么关系,我们来做不就好了。”

“你不是在写文吗?”

“卡了还怎么写。”

“沙发会弄脏,很难洗的。”

“我用嘴帮你。”

芦屋伸出舌头,轻轻舔了下安倍的脖子。

“好不好嘛,斋碳。呐——我全部都会喝下去的,来做嘛——”

“不要。”安倍非常果断地拒绝了他。

“为什么?!”

“不为什么,我现在不想。”

“你是不是不爱我了。”

“你怎么跟个娘们儿似的。怎么不问问你跟你妈我救谁。”

“你救谁?”

“我都不救,我站岸边吆喝。”

“敢不敢回答得再没水准一点。”

“不敢了。”

芦屋张嘴含住安倍的喉结,时不时用舌头抵一下。

“芦屋……”

“斋碳,抱我好不好嘛。”

“我抱着你呢。”

“我说让你cao我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好不好嘛……”

“不想啊……”

“我自己动就可以了。”

“……随便你。”

得到允许的芦屋立刻行动起来,用尽了自己所有的本领在安倍身上卖弄风骚,后来我们的安倍还是经不住诱惑扑倒芦屋,占领了主导权。


题外话:

“话说回来安倍,你都不会卡文的吗?”

“我通常不卡,要卡也是卡在开头。”

“开头?”

“我写文都是先找个题目,然后开始写,最后写着写着,就写完了。”

芦屋摇了摇头表示不解。

“这么说吧,首先找个题目,大致想一下内容,然后开始写,写一句想一句,边写边想接下来的剧情,然后就写完了。不过我有一个缺点,通常写着写着就不想写了。”

“作为一个活在大纲,死在开头的写手,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。”



我的写文模式就是安倍说的那样,有没有很奇葩(没有)

评论(5)

热度(4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