影山飞雄

我全心全意地爱着日向翔阳。

安倍先生真的不考虑杀了我吗[二]


.
“我送你回去?”立法看着身旁的芦屋说道,晚会已经结束了,不知道安倍还在不在。

“不用了,我去找安倍先生。”芦屋摆手拒绝了立法的邀请,本来擅自离开这点就够让安倍好好教训他的了,要是还擅自回去的话他今天晚上也别想活了。

安倍停车的地方在哪来着?芦屋边走边找寻着属于安倍那辆车的牌号,来参加晚会的人走了七八成,停车地点的车已经寥寥无几。但芦屋走了好几遍,也没发现安倍的车。

走了吗?也是,安倍又怎么可能会等他呢。早知道就先不拒绝立法了,这下他该怎么回去。

“刚才不好的预感就是这个吗……”

不对吧,这应该只是他自作自受而已。这下怎么办?坐出租车回去?他身上没钱。坐车到家后让安倍给钱?算了吧,他只会给司机双倍的钱让他再把自己送回来。

那个什么立法,要是给个名片就好了,通常按这种套路不是都会给主角留下联系方式的吗?啊……不过他也没手机,打不了电话。难道说今晚他要露宿街头了吗?








晚上公园里的蚊子特别多,芦屋有些心烦意乱地驱赶着烦人的蚊虫。要是知道回去的路还好,关键这里是哪他都不知道,反正安倍是不会来回收他的,还是好好想想怎么回去吧。要不等明天街上有人了再问路问回去?,可是他要怎么等到明天呢,在公园睡一晚吗?

“唉——我还能不能再背一点。”

芦屋将脸埋入双手间,感叹着命运无常,自然没有注意到有人坐在了他的旁边。

“你也心情不好吗?”

听到声音的芦屋抬起头,一个十五六的女孩正看着他。

“也?你也心情不好?”

“嗯,跟家里闹别扭了,他们让我今晚别回去了。”女孩说这话时有些不满,但从她无所谓的态度来看,她好像经常这样做。

“怎么能这样,跟你爸妈道个歉然后回家吧,女孩子这么晚了一个人在外面不好。”

女孩没有理会芦屋的劝告,这种话她听得太多了,反而问起芦屋来:“你呢?你又怎么回事?”

“我?我回不去了。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我不知道这是哪,而且我身上也没钱。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哪来那么多为什么,反正事情最后变成这样了。”

“你被人骗了?”

“我又不是五岁小孩。”

“不想说就算了,你陪我聊会天。”

“聊什么?”芦屋看着女孩,心里一阵纠结,他现在可没那个心思陪她聊天,他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在盘算着怎么开口向她借钱,不过要是她身上没带钱就真的只能算他倒霉了。

“聊一下你怎么沦落至此的。”

“你刚才还说我不想说就算了的。”

“我改变主意了。”

这主意改得真快。芦屋叹了口气,感觉根本找不到时机开口借钱啊。

“我被人丢在这了。”芦屋尽量保持着正常语气,同时努力表现出一丝无奈的样子。

“被谁?”

“被……”主人?爱人?

“被我家人丢在这了。”

“你家人?他们为什么把你丢在这?”

“他们把我忘了。”

“你存在感真低。”

呵……芦屋在心里苦笑,不是他存在感低不低的问题,是他实在没有那个本事让安倍更注意他,或许安倍现在早都把他忘了。

“我存在感一直都很低。你呢?你怎么跟你父母吵的架?”

“还能怎么样,不就是叛逆期的小孩和父母吵架的戏码吗?这是人们最喜欢说三道四的戏码不是吗?”

“说三道四?”

“不过都是说小孩的不对,就没见过有人说父母不对的。”

“父母有什么不对吗?”

“当然有!小孩所有的不对都是父母的问题,我们这样还不都是他们教出来的。以前小时候不满意他们的教育方式不敢说,现在长大了想反抗就被贴上什么‘叛逆期’的标签。哪里有什么所谓的叛逆期,都是不会教育的父母们的借口。”

“也不能完全这么说吧……”

“没有哪个小孩天生听话,也没有哪个小孩天生淘气,他们的性格是在父母平时的一举一动中形成的。小孩子其实是最敏感的,父母们的一些行为和话语是会影响他们一生的。只不过大部分父母都意识不到这个问题,以为小孩打两顿骂两句就好了,根本不是这样!如果不能理解教育的根本所在,是不可能把孩子教好的。”

“……”芦屋有些震惊地看着女孩,他原本以为她只是不懂事一时生气跑了出来,没想到她能认识到这么深的问题,看来她也不是什么所谓的叛逆少女。

“我原以为,你是个不懂事的人。”

“很多人都这么认为,但我不是,还有其他那些被人称为‘叛逆青年’的人,他们其实内心都很孤独,只不过没有人理解而已。”

那现在,芦屋算是能理解了吗?但跟他又有什么关系呢?他自己本身就不算是个完整的人。每天被锁在家里,遭受些不好的待遇,他都快开始怀疑自己究竟是不是人类了。

“那……”

“你想回去的吧。要我借钱给你吗?”

“啊?”芦屋有些没反应过来,她愿意借钱给他?“要……不过你怎么……”

“你脸上都写着想借钱了。”

“是吗?”他管理脸部表情的能力这么差吗?

“一千日元够不够了?”

“应该吧,我不知道。”

“你家住哪?”

芦屋说出了地名。女孩想了下然后说道:“够了,你回去吧。”

“那你……”

“我回去啊,跟你这么一说我心里舒服多了,还是回去算了。”

“是吗。”那太好了。芦屋轻轻地笑了。

“你笑起来还挺好看的。”女孩面无表情地说了一句算是赞美的话。

“真的?”

“嗯。”很温柔。

“谢谢夸奖。对了,你电话号码是多少?”

“想搭讪?抱歉我对大叔没兴趣。”

“大叔……我有那么老吗?我是看下次能不能还钱给你。”

“这么点钱就不用还了。”

“那……”

“你个大男人话那么多?磨磨唧唧什么呢。”

“你总要告诉我你的名字吧。”

女孩意味不明地盯着芦屋,半饷后起身,只留下一句话后便转身离开:“藤原禅子。”





——————TBC——————

评论(2)

热度(5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