影山飞雄

我全心全意地爱着日向翔阳。

安倍先生真的不考虑杀了我吗[五]


.
“你到底来这里有什么事?”

芦屋递给他一杯水,在侧面的单人沙发上坐下。立法接过水,说了声“谢谢”,然后开始打量起这个地方来。

“伊月的品味不错,这房装修的还挺好的。”

“我问你来这里干什么的。”

“你的房间在哪,我可以去观赏一下吗?”

“我说……”

“啊,你应该和伊月住同一间房吧。”

“喂……”

“伊月晚上对你好不好?”

“……你究竟想干嘛?”

“没想干嘛,来看望一下你。”

立法喝了口水,对着他笑了笑。

“你刚才还说来找安倍先生的。”

“不要在意那些细节。”

芦屋彻底无语,他开始觉得立法脸上的笑有些渗人了。

“芦屋君,稍微问你一个问题啊。”

来了。芦屋竖起耳朵,准备洗耳恭听他的长篇大论。

“怎么追女孩子啊?”

“啊?”

就这个?就为了这个还专门跑到他家来问?

“你无聊到一定程度了。”

“我认真的,怎么才能追到女孩子?”

芦屋盯着他看了好久,这家伙……玩真的?

“你问我也不知道啊,我又没有追过。”

“但是你是下面那个吧,你应该有那么点……就是,你的想法应该会接近女生一点吧,所以我来问一下,能不能指点指点。”

“可以请你滚吗?”

“别这样,我说真的。”

立法有些严肃地开口,脸上的表情不容置疑。

“哈?”芦屋无力地挑了挑眉,内心表示我管你是不是认真的呢,干我啥事?你有病就去医干嘛还特地过来传染给我。

“首先是要和她认识对吧,”立法也不管芦屋那残念的表情,自顾自地就说了起来:“要怎么认识呢?制造一次巧遇,然后说‘哟,好巧啊’怎么样?”

那样的话你被她拉黑也只能说“好巧”了。

“嗯……要自然对吧,要自然,怎么才能自然呢?怎么制造巧遇呢?”

“我说……”

“对了!我可以故意让她陷入困境,然后我再挺身而出,来个英雄救美。”

成语用得还挺溜……

“我说那什么法……”

“是立法。”你好歹把人名字记住啊。

“哦,立法,你说的那女生到底谁啊?”还能把你给迷得神魂颠倒的。

“是一个……特别酷的女生。”

“叫什么?”

“禅子。”

禅子?芦屋皱了皱眉,他怎么觉得这名字有些耳熟呢?禅子……

藤原……禅子?

“喂,该不会是藤原吧。”

“你怎么知道?你认识?”

“不认识。”

等一下,芦屋记得那个女孩好像很矮吧,还不到到他胸口的地方……卧槽!合着这家伙看上个萝莉了!

“那是幼女啊大哥,要犯罪的。”

“她今年18了。”

“完全看不出来,我还以为只有15。”

“你真认识?”

“见过一面。”

芦屋拿起杯子喝了口水,突然想起来他好像还欠那女孩钱来着。

“我知道你接下来该怎么和她认识了。”

“真的?”立法一听有希望了,眼睛都放起光来。

“我欠那女孩1000日元,你去帮我还给她。”

“你什么时候向她借过钱?”

“就和你认识那晚上,说来话长了,你去不去?”

“去!当然去,有机会干嘛不抓紧。”

很好。芦屋点了下头。

“那么现在……”他站起身,抓着立法的衣领将他推到了门口。“你可以走了吗?”

“干嘛赶我走,我再坐会儿。”

“不用了,请离吧。”

“我……”

“这里不欢迎你。”

“不是……”

“你坐得够久了。”

“等下……”

“请吧。”

“诶……”

“砰”地一声关上门,立法被关在了门外。

“至于吗?”不过……终于有机会见到禅子了,想想就好兴奋啊。





——————TBC——————

评论(3)

热度(3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