影山飞雄

我全心全意地爱着日向翔阳。

安倍先生真的不考虑杀了我吗[六]


.
“等一下。”突然门又开了,芦屋伸出脑袋。

“改变主意了?”

“你怎么知道我是下面那个?”

“呃……这个……”

“安倍告诉你的?”

“啊……差不多吧……”

“……”芦屋盯着他看了两秒,然后又关上了门。

“安倍先生应该没有那个闲工夫和他讲这些吧。”

芦屋自言自语地走到沙发前,一屁股坐下。

“啊……终于可以好好休息了。”

他拿出手机,刚打开页面。

“咔——”开门声响起。

我操你大爷。

“芦屋,刚才立法来干嘛?”

“……啊,说是来找你的。”

芦屋放下手机,看向门口的人。

“是吗……”安倍关上门,走到沙发旁边,一下子抓住他的头发,用力往后扯。

“如果是来找我的为什么刚才碰面的时候不说,芦屋,撒谎也要有点技术含量,到底是来干嘛的?”

“……”芦屋有些无辜地看着他,他本来不想说禅子的事,怕引起误会,结果起了反作用啊。“他来问我怎么追女孩子。”

“是吗,”安倍手上的力气加大许多,芦屋疼得皱起了眉。“你对这种事很在行?”

“没有。”在行你妹。看不出来我是同性恋吗?

“那也就是说来找你不是问这个了。”

“……”你脑回路怎么长得。

安倍见他没有回答,手上的动作慢慢收紧……

“啊,疼……”

“嗯?”

“好疼。”

“你说什么?”

“我说……啊!!”

安倍揪着头发,直接将他从沙发上提了起来。

“胆子大了不小,敢叫疼了。现在还疼吗?”

“不疼……”

安倍松开手,芦屋一下子跌坐在沙发上。他俯下身,用手掐住他的脸,芦屋被迫抬起头来。

“嗯……”安倍咬住他的鼻子,牙齿轻轻地左右摩擦。

好难受……这又是什么新玩法?

“芦屋,不要背叛我。”

“……不会背叛你的。”如果死亡不算背叛的话。








“干嘛带我来你公司。”

芦屋看着眼前的建筑物,心里涌现出一些以前的回忆来。那并不算是很美好的回忆,现在想起来,心里总有些膈应。

“你好久没来了吧。”

“嗯……”以前是赶都赶不走,现在是不想也不敢再来了。

安倍把他带到自己的办公室,给了个位置让他坐着。

“你坐这沙发上就行了,别打扰我办公。”

“嗯。”

芦屋看着正在办公桌上工作的安倍,突然想到自己以前也是这样,喜欢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看,总觉得好帅,怎么看都看不够。只不过现在……虽然还是一样的心情,可是他却再也不敢像以前一样幻想着能够得到安倍了。这么高高在上的人,绝不是他所能触及的。

“……”安倍揉了揉酸痛的肩膀,抬头看向芦屋所在的地方,发现他正深情地望着自己。

“芦屋。”

“是。”一声叫唤,将他拉回了现实。

“过来。”




——————TBC——————

评论(8)

热度(4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