影山飞雄

我全心全意地爱着日向翔阳。

【短篇】原来你也在这里


.
从前在一个很远的国度,有一位帅气的王子,名叫芦屋。在他十八岁那年国王告诉他,要迎娶邻国的一位公主为妻。他暂且答应了,但其实他连那位公主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,只是为了两国之间的和平,他必须这么做。

有一天芦屋独自出去打猎时,不小心在森林里迷路了。他开始还很好奇地欣赏着四周的美景,后来当他发现自己怎么也走不出去时,便有些害怕起来。

“你也迷路了吗?”

嗯?芦屋身子一震,他刚刚好像听到有人说话了。

“我也迷路了。”

不是幻听,真的有人在讲话。

“在哪?”

“我在你身后。”

芦屋转身,一个金色头发的男子正微笑地看着他。

好帅……比他还帅。

“对啊,迷路了。”

“果然是,那你从哪里来?”

“我从皇宫来。”

“皇宫……你是侍卫什么的吗?”

侍卫?芦屋感到有些疑惑,他看起来像吗?

“不是,我是王子。”

那男子明显吃了一惊,开始打量起芦屋来。

确实,有那么些王子的气势。

“那王子殿下,刚才我无意冒犯,还请不要放在心上。”

“没事的,不用叫我王子殿下,叫我芦屋就可以了。”

芦屋不以为意地摆了摆手,一点没有王子的架子。

“说起来,你叫什么名字?”

“安倍晴斋。”

“安倍晴斋……那我就叫你安倍了哦。”

“好。”

“走吧,我们一起找出口。”芦屋小跑到他面前,伸出手臂搭在他的肩膀上。

“嗯。”

他们一起走在铺满厚厚一层落叶的地上,踩在上面发出清脆的声响。

“呐,安倍,你是怎么迷路的?”

“我去了一个很远的地方旅游,回来的时候闯进了这片森林,结果就迷路了。”

“旅游?去的哪里?”

“一片草原。”

“真的?可以给我讲讲吗?”

“可以啊。”

安倍边走边和他说着自己的所见所闻,芦屋听得十分入神。

“原来羊肉还可以这么吃啊。”

“不止如此,他们还……”

他们畅快地交谈着,不知不觉已经天黑了,他们走到了一个小镇。

“太好了,终于走到家了。芦屋,要来我家过一夜吗?明天我再送你去皇宫。”

“好啊,反正天也黑了。”

芦屋在安倍的家里住了下来。

“对了,我好不容易来一趟,怎么也得把这宫外的景象看个够才能回去吧。”

“那好啊,明天我带你去街上玩。”

于是芦屋又在这里呆了好几天,还看到了许多平时从未见过的事物。比如面粉只需要几分钟就能变成一个烧饼,比如会有小孩为了一只气球争得大打出手,比如认识小镇上每一户人家的修鞋匠,比如力气大得不可思议的打铁工。

他每天都会开心地跟过路的每一个人打招呼,看着他们因奔波显得有些劳累却依旧快乐的脸庞。

这里没有皇宫里的勾心斗角,只有纯粹的幸福和快乐。

而最让芦屋感到高兴的,是安倍讲的故事。

他喜欢搬一把小凳子坐在他旁边,听安倍讲一个又一个有趣的故事。

“好羡慕你啊,我每天都只能待在皇宫,出不去。”

“没关系,我去过很多地方,我讲给你听就好了。”

“真的?要是你能一辈子给我讲故事就好了。”

“我可以一辈子都给你讲故事,我们做一辈子朋友就好了。”

“好啊。”

然而这样的日子并没有持续多久,一直找不到王子的国王命人贴了一张告示,重金悬赏芦屋王子。芦屋很快被人认了出来,他不得不回到皇宫。

“你马上就要迎娶公主了,怎么还有心情在外面游荡?”

“我在外面交了个朋友。”芦屋兴奋地和国王分享着自己的经历,但国王只是挥了挥手,说:“我不管你那些事,你以后别再和他们有来往了。”

“我不要!”芦屋立刻反抗起来,硬是要把安倍带回皇宫来。国王有些生气,芦屋被软禁了起来。

但尝过自由滋味的他哪里坐的住?皇宫里枯燥无味得很,他每天都盼望着能再次见到安倍,听他讲故事。然而他什么都做不了,只能以绝食来表达自己的心意。

“你到底想怎样?”国王看着他日渐消瘦下去的身体,忍不住开始心疼起来。

“我只要你答应我一件事,”芦屋抬起头,似乎是下了很大的决心。“去找一个叫安倍晴斋的人,让他做我的贴身侍卫,我就什么都听你的。”

对不起了,安倍。我不该打扰你的生活,干涉你的自由,但我只能以这种方式来将你留在身边。

“还有,”芦屋又补充了一句。“如果,他实在不肯来……就算了吧。”








“安倍?”芦屋惊喜地看着被国王带到他面前的人,眼睛一下子朦上了一层白雾。

他愿意来皇宫里陪他?

“芦屋,你脸色怎么这么差?”

“太好了,安倍……你竟然肯……”

“你说什么?”

“我说,”芦屋清了清嗓子,故作夸张地开口:“很遗憾啊,安倍,你这一辈子都要给我当奴隶了。”

“诶?!”安倍也配合地表演出吃惊的神色来。“我才不要,我要回去了。”

“你不会。”芦屋一口否决。坚定的语气让安倍有些愣住了。

“为什么。”

“你已经决定了要来陪我,我们会做一辈子好朋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 『我是如此虔诚地沿着世俗』

无比自信的口吻逗笑了安倍,他语重心长地开口:“芦屋,虽然人们都喜欢说些海誓山盟的话,但如果真的要实行起来,是很困难的。”

  『跨过舆论,去找寻你梦中出现过的场景』

“那你会离开我吗?”芦屋没有理会他的话语,只看着他的眼睛询问道。

    『而等我终于寻到,欣喜若狂,才发现』

安倍被他的强势震得一时反应不过来,许久才温柔一笑,轻轻地回答道:“不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『什么啊,原来你也在这里』

评论(3)

热度(4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