影山飞雄

我全心全意地爱着日向翔阳。

【短篇】如何神出鬼没换画风

以后会多更些小短篇

那个长篇有些卡了,看什么时候能挽救一下吧

.
芦屋:“若是万事已成火候,你我不得不分开,亲爱的你会想我吗?你会在夜深人静时怀念起我的温度吗?亲爱的当我被大雨侵蚀,被孤独占领,当我开始想你,你身在何方?”

安倍:“吃药。”

“安倍先生,马上就要毕业了,我们会去不同的学校,不同的地方,以后可能就再也见不到了!啊!只要一想起我可以摆脱安倍先生的魔爪,整个人就兴奋得不行……但是!毛茸茸我可以带走吗?”

“这个你想都别想了。”

“啊!毛茸茸!我会想你的,一如我们初识,虽然那是段痛苦的记忆,可是我们曾经相爱过!我会永远记得你指尖的触感,皮肤的柔软,我不会忘记你的。你要记得照顾好自己,按时吃饭,天冷了记得加衣服,生病了要去医院,想我了就一定要来找我啊!呜呜呜……”

毛茸茸看着芦屋一脸“永别了,我的爱人”的样子,不知怎么的也开始难过起来。

“你这家伙怎么回事,刚才开始就一副癫痫发作的样子。”

安倍看着紧紧相拥的一人一妖,皱着眉头嫌弃地说道。

“安倍先生你不会懂的,这种即将与所爱之物分开的痛楚……”

“哈?!”他不懂?去他妈的他不懂!他最懂了好吗!马上要分开了,这就意味着他和芦屋约定的每星期一次sex要改成每月最多1、2次了啊!天知道他会不会憋死!

“又不是真的分开了,我有事的时候会用物怪庵来找你的。”

安倍叹了一口气,为芦屋的智商着急的同时也心疼自己,和这个白痴谈了三年的恋爱真是辛苦你了安倍晴斋!

“是哦,那我以后还可以经常看到毛茸茸了,太好了!”

那我呢?你一点都不想我的?安倍有些嫉妒起毛茸茸了。

“我说……”

“还有安倍先生!”

“!”

“虽然以后很多时候都看不到你了,真的非——常——高兴,但是!每天被你欺负惯了可能以后没有人骂我打我会有些不适应。”

安倍os:闹了半天是个抖m啊……我调教出来的吗。

“所以!或许!大概!可能!我会有那么一丁点儿想你……的吧。”

“……”是吗。安倍心里忍不住开始雀跃起来,看来自己也不是那么糟糕嘛。(作者:不,你糟糕透了)

“不过只是一点哦!只——是一点!一点!”

“不管你想不想我都对我造不成影响,比起这个你还是多想想怎么在那边生活得好吧。”

“切。”死傲娇。明明就很高兴。

芦屋放下毛茸茸,不舍地和它挥了挥手,然后向安倍道别:“再见!安倍先生!”

接着转身离去。安倍看着芦屋的背影,张了张口,喉咙似乎有什么呼之欲出。

“芦屋……”

“怎么了?”芦屋转过身,突然感觉眼前一暗,安倍伸出手遮住了他的眼,吻上他柔软的嘴唇。

樱花花瓣飘落在他们的头上,又被风吹下。

芦屋闭着眼,感受安倍吻着他,然后又离开。覆在脸上的手轻轻松开,他缓缓地睁开眼。

眼前是忙着分别的学生们和空中飞舞的樱花。

安倍先生……不见了……

评论(3)

热度(4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