影山飞雄

我全心全意地爱着日向翔阳。

【A—Z微小说】[Q]

*question*疑问

安倍有一个疑问憋在心里很久了。这个疑问来源于他偶然发现的一件事。

我们都知道安倍坐在芦屋的后排。有一次上课的时候,他难得地没有睡觉,而就在他认真听讲的间隙,他碰巧瞥见了芦屋的脖子后面有一个桃色的爱心。

应该是用什么笔画上去的吧……他心想。

可是那是谁画的呢?他自己不可能,他妈妈也应该不会做这种事,又没听说过他家里有其他人,难道说……他家里还有别人?

妹妹?不可能吧。他之前好像说过自己没有妹妹吧,还说了如果有个像禅子一样的妹妹该多好这种话。

该不是某个阿姨来他家里做客的时候的恶作剧吧?确实有这种可能啊,但是……已经两天了。他脖子后面的爱心已经存在两天了。一般的恶作剧会一直不告诉他吗?应该不会吧。

那……是他自己不愿意擦掉吗?为什么呢?

这个对于他来说,有什么特殊意义吗?什么特殊意义呢?难道……是他喜欢的女生画的?

如果这样的话,也就解释得通了啊。可是他完全看不出来芦屋有喜欢的女生,不如说安倍根本不认为他会喜欢女生。

啊咧?为什么自己会这么认为?芦屋从来没对自己说过他的性取向啊。为什么……会这样认为呢?

等一下,为什么一定要认为那是女生画上去的呢?为什么不会是男生?比如说哥哥什么的?不对吧,他说过自己是家里的长子。

那弟弟呢?没听他提起过啊。

该不会……是哪个男生强迫他画上去的吧。那男生该不会喜欢他吧。那芦屋一直没有擦掉的原因难道是……他也喜欢那个男生?

可恶……安倍眼神一暗,心里闪过一丝不快。

为什么他会觉得这么不甘心呢?不过区区一个芦屋而已,他喜欢谁跟他有关系吗?

可是很不爽啊。真的好不爽。

“铃——”下课铃响起。教室里很快喧闹起来。

芦屋起身,准备去买瓶饮料,安倍叫住了他。

“喂!芦屋!”

“怎么了?安倍先生?”

“你脖子后面是怎么回事?”

“嗯?脖子?”

“上面有个爱心,好像是用笔画上去的。”

“真的吗?不是吧!”芦屋伸手捂住了脖子后面的爱心,过了一会儿像是想起来什么一样大声抱怨起来。

“哦——我知道了。肯定是姐姐回来的那天偷偷画上去的!真是的,老是开些这样的玩笑。”

“说起来这玩意你昨天脖子上就有了,为什么现在还有?”

“我昨天有事,有点忙,就没洗澡。”

“啊,是吗。”这样啊……安倍有些生无可恋地闭上眼。

确实啊,没有妹妹不代表就没有姐姐。而且两天不洗澡也不是什么稀奇事。

他想他一定是生病了,不然为什么会为了这种无聊的事纠结两天……

评论

热度(4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