影山飞雄

我全心全意地爱着日向翔阳。

【短篇】因为我是天使

『谨以此文献给所有支持我的小天使们』

.
花绘是个天使,专门治愈不开心的人们。所以当他看到每天愁眉苦脸的安倍时,就下定决心要帮助他变得开心起来。

“你是安倍先生对吧?”

“我是,你是……”

“我是天使。”

“天使?”

“对,专门治愈不开心的人,因为你不开心,所以我来了。”

“是吗。那你慢慢治愈吧,我要去委托人那里了。”

安倍蹲下身,召唤出物怪庵来。

“我可以跟着去吗?”

“随便你,不过不能添乱。”

“嗯,不会添乱。”

花绘跟着安倍进了物怪庵,开始打量起这个地方来。

“茶室?”

“铃铃~~~~”

“嗯?”听到风铃声的花绘回过头。

“伊月,这就是今天的委托人吗^_^”

“不是的哦,我是天使。”

“天使⊙▽⊙”

“说是来治愈我的心灵的。”

安倍坐下开始沏茶,顺便解释了下花绘的身份。不过他看起来像是那种不开心的人吗?

“太好了,终于有人来治愈伊月了\(^O^)/”

“安倍先生平时是个很孤独的人吗?”

“是呢,都不交朋友(๑òᆺó๑)”

“诶……这样啊。但是没关系的哦,我会治愈他的,因为我是天使。”

“那就谢谢你了,天使酱(ღˇ◡ˇღ)”

“叫我花绘就可以了哦。”

“花绘,你等下是待在这里还是跟我去委托人那里。”安倍将沏好的茶递给花绘,询问他的意见。

“我跟着安倍先生去哦。”

“是吗,那把茶喝了就去吧。”

“好。”花绘捧起茶杯,小小地喝了一口。“安倍先生沏的茶很好喝呢。”

“是吗。”毕竟沏了那么多回了。

“嗯,很好喝。”

“我们走了。”

“好。”

花绘跟着安倍出了物怪庵,来到一个没什么人的巷子里。

“啊咧,刚才明明不是这里。”

“刚才的那间茶室是个妖怪,可以带人去任何地方。”

“这样啊。”

真方便呢。

“请问是安倍大人吗?”

一个花绘无法形容的生物突然出现在眼前,并询问着他们。

“妖怪吗?”

“你能看见它?”

“可以的哦,因为我是天使。”

“天使?”妖怪感到疑惑不解。

“啊,不用在意,说起来你要委托我什么?”

“我要委托你的是,能不能帮我找到这个人。”

妖怪递给安倍一张照片,上面是一个小女孩。

“这孩子救过我,我想感谢她,哪怕是寄一封信过去,但她好像搬家了,我找不到她。”

“名字是?”

“加藤。”

安倍看着照片上的人,陷入思考之中。虽然是暂且接受了这个委托,但只有一张照片究竟要去哪里找啊?

“这个人……”

“你认识?”

安倍感觉有些希望了,眼神都放起光来。

“不认识,但我应该可以帮你们找到她哦。”

“怎么找?”

妖怪似乎也觉得有可能了,连忙询问着花绘。花绘拿过安倍手里的照片。

“这个孩子几岁了。”

“今年大概18了。”

“名字是?”

“加藤嘉依。”

“你能找到她?”

“可以哦,因为我是天使。”

天使还有这功能?安倍在心里默默吐槽。

“这孩子现在住在北荣町的三町目哦。”

“真的?”

还真找到了啊……安倍不知道现在该做什么表情了。

“物怪庵,出来吧。”

“还真是方便的工具呢,我要去什么地方都要飞半天的说。”

工具……确实也可以这么说呢。

“啊,真的一下子就到这里来了啊。”

花绘看着眼前带有写着“加藤”牌子的房屋,有些惊讶。

“好神奇。”

“把信放进去就可以了吧。”

“嗯。”妖怪将信投入了信箱,然后转身向安倍道谢。“谢谢你,这样我就能安心去隐世了。”

“隐世?”花绘不解。

“妖怪本来是生活在隐世的,但也有些在现世,所以会有妖怪来委托我将他们送去隐世。”

“怎么送?”

“打开隐世之门就可以了。”

安倍伸出手,朝着墙壁做了个示范。

“在下物怪庵之主,安倍晴斋,请求开启隐世之门。”

然后随着烟雾升起,一扇门出现在他们面前。

“好厉害,像电影特效一样。”

安倍的内心表示你是天使吧,怎么这点场面都没见过的样子。

“这是委托费,谢谢你,我走了。”

妖怪递给安倍一个信封后就进了那扇门。

“再见。”

“再见,妖怪大人。”

妖怪大人……安倍无语地看着花绘,这个天使真是槽点满满啊。






“伊月,委托结束了吗(ง •̀_•́)ง”

“嗯,多亏了花绘。”

“是吗,那谢谢你了花绘酱(。・ω・。)ノ♡”

“没什么,但是安倍先生很厉害呢。”

“毕竟是物怪庵之主嘛(ฅ>ω<*ฅ)”

“诶……那安倍先生有什么不擅长的东西吗?”

“没有哦,大概Ծ ̮ Ծ”

“讨厌的东西呢?”

“这个大概……也没有吧(´・_・`)”

“好可怜……连讨厌的东西都没有。”

安倍内心表示哪里可怜了?我有没有讨厌的东西关你什么事。

“那我就送安倍先生一样讨厌的东西吧。”

送?安倍表示懵了逼了,这玩意怎么送?

“安倍晴斋,从今天开始,你最讨厌的食物是卷心菜。”

“别给我擅自做主张啊。”






之后当花绘再一次来到物怪庵时,得知了一个惊天大消息。

“安倍先生交朋友了?”

“没错,是个叫‘芦屋’的男孩哦^o^”

“不是朋友,是打工的,你要我说多少遍。”

“太好了!安倍先生终于也交到朋友了呢!”

“都说了只是打工的……”

“这样我就可以安心离开了呢。”

“……离开?”

安倍有些愣住了,他要离开了?为什么?

“既然安倍先生交到朋友了,那就没我的事了,那个男孩一定会代替我治愈好安倍先生的。”

“你怎么这么肯定?”

“肯定是这样。因为安倍先生从不交朋友的呀。”

安倍无言,只一声不吭地看着花绘。

“铃铃~~~~~”

“哦?”听到风铃声的花绘回过头。

“伊月不舍得花绘酱呢*罒▽罒*”

“真的吗?!”

“……并没有。”






后来我们的花绘小天使还是离开了,但是他没猜错,那个叫“芦屋”的男孩真的和安倍成了很好的朋友,虽然一直给安倍惹麻烦,但他确确实实,代替花绘好好地治愈了安倍。

“我就记得这么多了。”

花绘无奈地摊开双手,看向一直托着腮帮子听他讲故事的绘里。所以我们的故事也就讲到这里了。谢谢看到这里的你。

评论(4)

热度(4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