影山飞雄

我全心全意地爱着日向翔阳。

【短篇】如果这个世界没有芦屋花绘

文by影山飞雄     梗by八荒


『净是些无聊之事   一半的故事』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——《Cold》

.
安倍刚开始碰到这个问题时,他只以为物怪庵在和他开玩笑。

但他很快就发现了不对劲。班上同学的口径几乎一模一样,这让安倍怀疑是不是周围的人一起合起来整他,虽然他们根本没有这样做的理由。

于是他跑去问老师。老师总不可能骗他吧?

但得到的却是相同的答案。

“你在说什么啊安倍同学,我们班上没有芦屋花绘这个人哦。”

“不可能,明明就……”

“真的没有。转走的学生也好,新来的学生也好,都没有芦屋花绘这个名字。”

“不可能,别的班呢?”

“我帮你查一下吧。”

“麻烦你了。”





“没有。全校的学生名单里都没有这个人。你是不是搞错了?”

“我不可能搞错,确实有这个人,而且还给我打工来着。”

“安倍同学……”老师有些担心地看着他。“你要不要去医院看一下?”

“不用了,我没病。谢谢你,老师。我先走了。”

“嗯……”





很奇怪。非常奇怪。

安倍边走边想着到底为什么。如果说至今为止他所有关于芦屋的记忆都只是幻想或是做梦的话,他是死也不会信的。可到底是为什么,所以人都不记得芦屋花绘?

要不直接去他家找他吧。安倍这么想着,脚步不由自主地向他家的方向走去。

橙红色的光笼罩着整个大地,他走在落日的旁边。他不是没有看过夕阳,不是不知道有多美,但像现在这样的心境还是第一次。

安倍走在河堤的水泥地上,他第一次发现美好的事物在光鲜的外表下竟是如此落寞,像是下一秒就会消失殆尽一样。

“叮咚——”

安倍按下芦屋家的门铃,静静等待着人来开门。

“是谁?”

芦屋的妈妈打开门,有些疑惑地看着门口的安倍。

“伯母您好,我是芦屋的同学,请问他在家吗?”安倍微微鞠了个躬,礼貌地问道。

“芦屋?你是说绘里吧,但是那孩子才上小学哦。”

“小学?不,我说的是芦屋花绘,他在吗?”

“花绘?不,我们只有一个孩子,他叫芦屋绘里。”芦屋的妈妈摇了摇头,否定了他的提问。

“……是吗,那打扰了。”

“没关系的哦。”





好奇怪。太奇怪了。

一个人突然凭空消失了,还带走了所有认识他的人的相关记忆。谁都不记得他,谁都不认识他。

就好像……这个人从来没有存在过一样。

没有。哪里都没有。别人的记忆里没有他,班上没有他,学校里没有他,家里没有他,这个城市没有他,整个国家,都找不到他的踪迹。

这个世界……没有芦屋花绘了。

也就是说,他需要另雇一个帮手了。

那个人会替代芦屋成为新的奉公人,代替他协助安倍除妖,代替他和小毛球玩耍,代替他给安倍惹麻烦,代替他和安倍拌嘴,代替他,治愈安倍常年封闭的心。


真奇怪,怎么这么奇怪。

安倍一点都高兴不起来。不如说,他开始焦急起来。

他不要,他不想要。他不想要一个替代品。他只要芦屋花绘,要他本人。其他的任何人,他都不想要。

但是芦屋花绘已经不在了,他消失了,去到了一个安倍找不到的地方。而且可能再也不会回来了。

安倍的手变得冰凉,脸上也失去了表情。为什么?为什么他会如此慌乱?





“下面播报一条新闻……”安倍面无血色地坐在沙发上,有一下没一下地看着电视。

“今天下午15点36分,××公路上一辆大巴被歹徒劫持,在与乘客的纠纷中歹徒引爆了炸弹,9人当场死亡,12人身受重伤,在抢救无效的情况下也全部死亡……”

安倍突然睁大眼睛,他看到刚才一闪而过的镜头里出现了重伤的芦屋的身影。

怎么回事?是他吗?

“大巴上的人包括歹徒在内,无一人生还……”

无一人生还?

“我们正试着联系各位受害者的家属……”

死了?

“目前联系到的已有两人……”

他死了?

“有一些人由于身份不明,难以联系到家属……”

芦屋花绘死了?

“如果有人认识这些受害者的话请尽快于本台联系……”

他不是消失了吗?为什么会死了?

那个人是不是他?会不会是看走眼了?

他死了,也就是说,他彻底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。安倍所期望的能够找到他的那一丝寄托,也没了。

而且没有人会记得他,没有人会知道他的名字,毕竟没有一个人会去关注一个毫不相关的死人。

芦屋花绘他死了,没有带走任何东西,就连人们对他的记忆,都没有了。


唯独除了安倍。

评论(5)

热度(5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