影山飞雄

我全心全意地爱着日向翔阳。

只是一连串的偶然[一]


.
距离那位客人最近一次来店里已经有一个多礼拜了。

下午两点半的店里客人总是很多,除了偶尔会有的一两个占着偏僻的座位用电脑的,其余大多是趁着这闲暇的时光一边和朋友下午茶,一边谈笑风生的。

“欢迎光临。”

芦屋看向店门口,一名金发男子推开门进来,身后跟着一位女士。又是那位客人,今天又是带的不同的伴侣。

芦屋注意那位客人已经很久了。他记得那位客人第一次来店里的时候没有点东西,而是直接问了他一句:“你们店里允许带宠物进来吗?”

芦屋的回答是肯定,这家店里确实允许带宠物,但对宠物的体型有所限制,而且规定带的宠物不能乱跑乱叫影响其他客人。但或许是因为现在的年轻人都懒得养宠物,因此很少见到有人带宠物进店。

倒是之前在这里工作过的小琪,她辞去工作后会不定期地来店里叙叙旧,偶尔还会带上她养的猫。

“哦,这样啊。”

那位客人漫不经心地看着落地窗旁向阳的空座位,似乎欲言又止。

“那给我来一杯拿铁。”

那位客人付过钱,坐在了那个座位上。芦屋看着他一个人喝完了咖啡,坐了一会,然后接了个电话就离开了店里。

那位客人第二次来的时候,是带着伴侣来的。芦屋略微有些吃惊,因为上次看他望着街道发呆时,芦屋以为他是个孤独的人。

但更令芦屋吃惊的是接下来发生的事。那位客人在这之后的每星期都至少会来店里一两次,而且每次都带着不同的伴侣。

虽说芦屋有些脸盲,但他可以确定,那位客人这几个月来的伴侣,没有一次重复的。

说实话芦屋有些羡慕,同为男人,他毕业都一年多了还没找到一份像样的工作,更别提谈女朋友了。而那位客人却能够经常带着不同的女朋友来这里消费,虽说这里消费也不是很高,但看他的样子,怎么也不像是缺钱的人。

为什么他的伴侣总是一次性的?

为什么他每次都来这家店?

为什么他会对那个向阳的靠窗座位情有独钟?

这些疑问芦屋一个都找不到答案。那位客人就像是例行公事般先点一杯拿铁,然后询问跟在他身后的女生的口味,接着再点一盘点心,最后坐在那个固定座位,每每如此。

芦屋自认为是好奇心不重的一个人,可那位客人的情况太过特殊,这让芦屋每天都绞尽脑汁地去猜测他这样的用意。虽然最后得出来的结果大都不满意,但总好过不去想。

“欢迎光临。”

店里又进来了新的客人,芦屋停止了对那位客人身份的猜测,转身投入了工作之中。

来的是两位女生,一个留着中分的长发,另一个的头发束得很低,剪着空气刘海,两人穿着一样的裙子。

“你喝什么?”

长发女生问另一个女生。

“嗯……就……一杯泡沫奶咖啡吧。”

“那我要美式。”

“一共938円。”

真是迥然不同的口味啊,芦屋心想,虽然穿着一样的裙子,但他能看出来,两人的爱好和审美绝对有很大差异,就算这样,她们还是有办法合得来。所以他才搞不懂女生,为什么明明差别这么大却还能做好朋友。

“找您62円。”

芦屋把钱递给她们,将清单报给身后的屋子里工作的木村他们。

“一杯泡沫奶,一杯美式,要冰的。”

“知道了。”

过了一会禅子端着两杯咖啡从后面的门出来,将饮品送到了两位女生所在的位置。

“那位客人今天来了诶。”

“嗯。”

禅子双手撑在柜台上,趁着这难得的空隙和芦屋有一下没一下地闲谈着。

“你不是喜欢他吗?为什么不上?”

“谁喜欢他了啊?你别乱讲。”

“别骗人了,明明对他这么上心,干嘛不制造机会。”

“我没有对他上心!只是好奇而已!”

“嗯——是吗……”

禅子盯着他脸上认真的表情,半饷叹了口气,轻轻地开口:“随便你,反正不关我的事。”

“……”那你还说。

“但是,”禅子顿了顿,有些严肃地说道:“照这剧情发展,绝对是耽美的节奏啊。”

“……可以请你闭嘴吗。”

“我进去了。”

“喂……”

“你好自为之。”

“……”芦屋会好自为之的,大概。





——————TBC——————

评论(2)

热度(4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