影山飞雄

我全心全意地爱着日向翔阳。

只是一连串的偶然[二]


.
泡在水里的柠檬片静静地待在杯底,某颗被切断了脉络的果粒小幅度随着纯净水缓缓摇摆,阳光透过玻璃杯照在芦屋的右手上。

“感觉这样好惬意。”他轻轻地呼出一句小心翼翼的话,生怕打扰到了这片刻的安宁。

啊……这才是他渴望的小憩时间,感觉整个人都慵懒得不想动了。

“铃——”

“欢迎光临。”听到门口风铃声的芦屋反射性地开口,声音带着些许的温暖和喜悦。

“啊……”又是那位客人,今天好像没带伴侣。

“你好,请问需要什么?”

“一杯拿铁。”

“566円。”

“还有……”

“还有?”

“一个微笑。”

一个微笑?

芦屋有些震惊地看着那位客人,那人面无表情,坚定的眼神却不容置疑。

“……这样啊,那……”芦屋稍微调整了下面部表情,嘴角上扬出一个温柔的弧度。

“这位客人,这样可以吗?”

“嗯。”那位客人点了点头,脸上的表情明显柔和了些。

芦屋收过那位客人的钱,看着他又一次坐在了那个向阳的靠窗位置。

“……”芦屋感到不解。

那个位置对他来说有什么特殊含义吗?

还是说,他只是单纯觉得那里视角好?

“不好意思,请问一下。”

嗯?听到声音的芦屋抬头。那个金发的客人正询问着他。

“你们店里放的这首歌叫什么?”

“歌?……不知道,这些通常都是禅子负责下载然后播放的。”

“禅子?”

“啊,她也在我们店里打工,不过在后面的房间里。”

“这样啊。”

“要不要我帮你去问一下她?”

“麻烦你了。”

“没关系。”

芦屋转身进门,看到正在做拉花的禅子,大声喊道:“禅子!我们店里放的这歌叫什么?”

“啊?”

“我说!”芦屋清了清嗓子,又一字一句地说了一遍:“我们店里放的歌叫什么名字?!”

“哪首歌?”

“就这首!”

“不知道,我是直接下的一个朋友的歌单。”

“我知道了。”

芦屋走出去,十分委婉地对着那位客人说道:“非常抱歉,这位客人,她说她不知道这歌的名字。”

“是吗,那算了吧。谢谢你了。”

“没事。”

那位客人没有回到位置,而是直接走出了店里。

芦屋仔细听了听店里放的这首歌,是首抒情歌,英文的,他听不懂。但唱得很深情。

感觉……还不错。





——————TBC——————

评论

热度(32)